欢迎访问闪萌旅行
客服热线: -

闪萌旅行

有态度的旅行管家

我是余欢水丨户外和NGO那些事儿 [复制链接]

闪萌国旅 | 2020-04-21 13:06 58 0
李鑫

刷完《我是余欢水》,对栾冰然印象深刻。这个角色的饰演者苗苗不是很火,我也不关注娱乐圈,只知道她演过《芳华》,依稀记得冯小刚让她跳舞的那段视频把陈道明老师送上热搜。如果不是看到一个略矫情的评论“男人看了这部剧会笑着笑着就哭了”刺激我去看这部剧,我甚至记不清苗苗长啥样。看完剧总觉得这个演员似曾相识,去搜她近期的照片,恍然大悟——这种长相就像是亲切可爱的邻家女孩,很难不吸引成年男性的注意力,即使苗苗已经年过三十,却还是更适合青涩单纯的角色,戏路狭窄限制了她的走红。


关于三个女人和三个男人的剧评已经很多,这里只谈一下我感兴趣的细节。也许是编剧不忍伤害产生共鸣的广大男性观众的感情,剧情前半部分惨的十分真实,后半部分却喜大普奔的十分刻意。尤其是结局为余欢水设计出这么一个青涩干净的女朋友,却又赋予她谐音“然并卵”的名字,不知道是对所有观众欢喜的警醒还是对男性观众共情的讽刺。创作者借栾冰然之口讲述户外和NGO的有趣故事,尤其这个露营取景地野三坡一度让我误以为是秦岭,对青春时光的共情支撑我看完了节奏极为拖沓的后几集。


1.户外那些事儿


栾冰然吐槽景区两次收费却没啥服务,遂选择逃票抄小道,更引起共情。




秦岭万重山,好玩的一般都不是设施完备、安全系数高的景区而是粗犷原始、偶有事故的野山,当然玩法也不同,各有所好。驴友们踏遍千山,在留下一路垃圾的同时,也可能因落石洪水、雨雪大风、摔跌失温等把生命留在这里。因此我也一直没敢挑战盛名远扬的鳌太线,跟着土豆和皮鞋哥走了几条经典路线。


一般出发点都类似于剧中这种路边空地,把车停下直接上山。尽管无须逃票,难免有村民拦路“这是额家的山”,你只能乖乖掏钱。印象深刻的一次,我们看到人拦车以为是防火不让带火机,结果是村民收了5块钱过路费。尽管不贵,但也不情愿,有空我得研究一下集体山地或者承包山地有没有权利收这种费。


除了自然风光,山林峡谷甚至悬崖上藏着简陋的佛寺道观、木屋石屋,是云游居士道士或媒体炒作的终南山清修客落脚的地方。记得在嘉午台山脊那里刚好碰到一个女居士和一个和尚的偶遇,女居士由南向北一路化缘,和尚由北向南去某寺挂单,就这么爬过连绵几百里的秦岭,令人感佩。当时事事不顺,一度想仿效在终南山耕读终老,想想人家名人是归隐求终南捷径,我这是逃避现实无能之举,还是算了,我终归是个俗人。


户外普及,现在走这些路线的朋友越来越多。咱尽量避免野山,万一出事害人害己,耗费搜救资源;就算忍不住去了也记得把垃圾带走,要不然避开了景区的人群却避不开深山里的气罐塑料袋,你说闹心不闹心。





2.NGO那些事儿


姑娘说自己当初去做志愿者其实是为了认识人找工作,对自己挺不满意。作为曾经的“圈内人”,我觉得其实没有必要。


NGO参与者越来越多,这个行业丑闻也越来越多,大家动机不一,但你不能否认向上向善的客观力量。除了“做好事”的朴素情感和“人间大爱”的理想主义外,学生多求其利,比如出国申请、找工作;工作党多求其名,比如商誉营销。当初F哥问我为什么做麦田计划,我说做好事儿还能认识人,何乐而不为——这一点其实和女主差不多,只是我当时距离求职压力甚远,没想到找工作这么具体的事儿,想得更多的是寻找榜样学做人做事。


但我对此有其他期待,往小了说,来自小地方的我急需一个开拓眼界锻炼能力的机会,完成城市化和成人化,大学社团学生会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眼高手低的野心;往大了说,理想主义者逐渐意识到社会组织发挥作用的不可替代性,也观察到我兔对“社会”这一力量的宽容和支持,这是一个中国男性实现“治国平天下”理想的绝佳平台和差异化赛道。


那段时间太不容易了,积极向体制靠拢只能得到政策上的支持,资金短缺让我们这样的草根组织挣扎在生存边缘,我的家境和我父母的观念也难以支持这项投入,只能选择节流开源——开始琢磨创业,屡战屡败,最后误打误撞进入户外旅游这个领域,这是后话。不得不说在西部视野受限,2016年我在北大偶遇宣讲会才知道秦玥飞做的黑土麦田,运作模式和资源调动能力让我叹为观止。


多说一句,各种争议并不影响我对秦玥飞、江一燕、韩红等人的欣赏和支持,相比较完人,还是有私心有感情的真实的人更讨人喜欢;即使是一线志愿者也很难体会到组织者的压力无奈和心酸,西安团队前任召集人交接时几番感慨,而我也没能坚持下来,愧对我们承诺要帮扶的陕西娃和公益同仁,因此现在也不太愿意主动提起。

网友评论

正在加载评论数据...
      评论请先登录,或注册
      相关推荐